炉石卡组库APP

手机端浏览卡组

17173 > 炉石传说 > 资讯 > 正文

Iksar做客太子直播间回答提问

时间:2018-08-27 14:21 作者:Bennidge 手机订阅 神评论

1.png

德国科隆游戏展正在进行中,这届展会上没有炉石的大新闻公布,但暴雪肯定还是出席了该活动。

在国外媒体发布设计师采访之前,在展会上做直播的太子先邀请到了首席平衡设计师Iksar,请他在直播间里聊了聊和平衡有关的一系列问题。

“欢迎大家多去玩玩谜题实验室,欢迎给我们反馈。我每天都看Reddit,有时候看得很高兴,有时候看得……不那么高兴,但放心我还是每天看。”

这次Iksar上镜时隐约给人一种主动接受提问的感觉,不知道他在科隆接受的媒体采访中是否也着重回应了近期的热点平衡问题。Iksar来到太子身边时太子正在被索尼娅+发明家的任务贼吊打,Iksar也就很自然地(不等别人问起地)谈起了任务贼,发明家等等。

2.png

 

任务贼

Iksar确认了任务贼当前的火热——在他赶往科隆之前,他最后一次查看数据时就发现任务贼“非常非常火”。任务贼确实已经受到设计师的密切关注,特别是发明家这张牌在任务贼中的表现,Iksar是主动提到了的。

另外,对于任务贼这类极端卡组以及它们所带来的极端对局,Iksar透露说它们一般来说不会超过七三开,但这只是大数据而已。如果说职业选手或主播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觉得某些对局比他们想象得更悬殊,Iksar也认可,毕竟极端卡组在高手手里肯定更极端。

欢笑的发明家

发明家的强度有目共睹,事实上设计师也是有意把它做得很强。这背后的原因Iksar之前在推特上曾经解释过一次,因为嘲讽能迅速改变场面形式,干扰玩家的既定操作,从而为游戏带来大量的思考和互动;同时为了让大家都能用到,它就出现在了中立牌里,这些都是和淤泥喷射者、焦油爬行者一脉相承的。

3.png

但强归强,限度肯定是要有的。Iksar随即表示他现在“对发明家的数据和社区反馈看得比其他任何牌都要多”。

狂野平衡

Iksar在被问到狂野换家德/灵力瓜的表现时表示他更在意的是鸦羽和磁力组件的隐患。同时,狂野到底要怎么制衡,制衡到哪里,这也已经是说起了好几次的经典话题了,这里就不重复了。

德鲁伊

就像第三方数据网站说的一样,Iksar也表示德鲁伊确实没有强到过分,但确实很强很全面。

Iksar还提到了传播瘟疫(而不是新卡中的哪张)。这张已经削过一次的牌如今依然能令对手畏首畏尾不想出怪,这种体验Iksar是同意的。终极感染则并不显得太有问题,考虑它不如考虑一下成长和滋养。

组合牧

4.png

Iksar还略微提到了狗哥等杂技主播对环境造成过的异常影响。新版本刚上线时,大主播们疯狂带组合牧的节奏,导致组合牧的热度一度达到过“5%或10%”,而事实上它并没有这么高的强度。设计师在测试时没觉得特别强,目前的大数据也确认了这一点。

连续匹配

太子被吊打后又排到了同一个任务贼,于是他也问了一下Iksar对天梯上可能存在的bo3甚至bo5怎么看。Iksar说这确实是反馈比较两极分化的问题,即讨厌的人非常讨厌,但也有人非常希望能复仇,有时候特别长的局数也是玩家口中的谈资。

对于这个问题,Iksar目前给不出具体的答案(也确实不归他管)。至少对普通玩家来说,要想避免连续匹配可以等一会再匹配,但对主播来说确实不太好办。

另外说到匹配,还有一位土豪水友问:如果我买100包,能不能请后台只帮他匹配优势对局?

当然不能。

死骑vs英雄牌

 

5.png

随着太子开始玩天启骑,两人又说到了慢速骑士缺乏制胜手段的问题,毕竟骑士传统意义上的后期质量在吉安娜、古尔丹、雷克萨等DK面前根本不够看。

总体而言,Iksar对英雄牌还是满意的,来自社区的反馈也是好评居多——但他“对死骑将会退环境也感到高兴”,随后他就讲起死骑和哈加莎、砰砰等后续英雄牌的区别。虽然严格来说哈加莎和砰砰也能提供无尽的续航,但这和死骑们显然不在一个级别上。接下去炉石还会设计新的英雄牌(但也不一定每个版本都要有),但他们应该会和哈加莎/砰砰那样,不再是绝对意义上的制胜/无限资源的手段了。

Iksar也澄清了哈加莎和砰砰的职业所属只是出于风味考虑,不是因为这两个职业的DK比较弱。

水晶工匠坎格尔

6.png

水晶工匠坎格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1/3身材,直到最后才因为太强而削成2血。

神奇的威兹班

威兹班有一个早期版本的效果是:在本局游戏开始时,把你的套牌随机替换成天梯上另一位玩家的套牌。后来设计师们觉得还是算了,总被基本法坑不好。

倍速测试版本

Iksar在介绍平衡组工作时提到,他们用的游戏版本可以四倍加速,视觉效果很差,但可以飞速出牌和结算。

随机性

7.png

设计师在新版本中对这个老问题又作出了新的解答。Iksar表示他们现在确实不再设计飞刀杂耍者这样的前期随机牌了,更多地让随机效果发生在游戏中后期。另一方面,现在的随机范围也设计得越来越窄,特别是费用较低的随机效果,比如很多造成随机伤害的新卡都只作用于随从。

谜题实验室

解谜类内容由来已久,Iksar说他们最早在TGT时期就有这个设想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巫妖王邀你解谜?”显然就很奇怪。

如果反响好的话,当然可以出新的谜题。

伊利丹?

8.png

先是有水友问Iksar从哪些其他游戏里获取灵感,Iksar当然就从魔兽世界开始答起,这个时候太子就追问道,炉石打不打算还那些魔兽世界里的大佬一个公道?于是两人就聊到了伊利丹。

Iksar表示这个问题他刚和其他人也聊过。在炉石里的话,修改经典包里的那个伊利丹应该不太可能,但就像螺丝、逐星、砰砰这样,以一个新的身份推出新卡是完全有可能的。就拿伊利丹来说,现在魔兽世界正好讲到燃烧军团,那么要是哪天炉石推出了燃烧军团的版本(“燃烧军团和恶魔在魔兽世界里戏份那么足,炉石总该是要做的”),伊利丹就肯定会顶着新的称号出现。“我相信我们会再见到伊利丹的。多好一人。”

当然,Iksar在讲到燃烧军团和伊利丹时一再表示他们目前没有做这个主题的打算。

相关阅读:

全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