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期
海盗新成员 最不称职还是最成功的海盗?
文/生命的火花 编辑/大笙爷
导读:加基森,在这座罪恶都市里,污手党、暗金教、玉莲帮三大家族为争夺城市的控制权相互征战,但谁曾想到,海盗势力异军突起,已成为加基森最重要的一股力量。今天,海盗势力的新成员帕奇斯和蹩脚海盗相约在酒馆,举杯共饮,畅聊人生。

黑暗之门36年12月26日PM8:30

海盗帕奇斯

我叫帕奇斯,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海盗。

我有着可怖的獠牙,能够咬定敌人绝不松口。

我有好几双眼睛,可以眼看六路、耳听八方。

我的刀也很很快,能直接而准确地击中目标。

可是,我居然连一名海盗都不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收留我,他们说我的实力太弱,可笑的小刀砍到对方身上不痛不痒,既不中看又不中用,所有海盗团伙都将我拒之门外。

那一天,我再一次被接连拒绝,一天都没有吃饭的我,饥肠辘辘,最终晕倒在海边。等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在一艘海盗船上,原来是这艘船的船长救了我。

船上的大部分海盗们都对我奇特的造型毫不掩饰的进行嘲笑,不过船长从不这样做,他告诉我,等我磨练技艺,会有一天成为一名合格的海盗的。他给我安排了住处,还不时教导我的武艺。

有了安身立命之所,我心怀感激,每日刻苦训练,但是好景不长,在一次劫掠中,老船长不幸中弹身亡,新任的船长则是一个平时就看我不顺眼的家伙。

“我不会立刻赶你走,”新船长对我说,“毕竟我们养了你这么久,你却一点贡献都没有做。不过从今天起,船舱里旧没有你的住处了。我知道,你体积小不占地儿,不过你走过的地方总是黏糊糊的,太恶心了,以后你就睡在船上的炮膛里,那正好适合你,有了情况你就要第一时间出来增援,知道吗?”

我接受了这个安排,炮膛也没什么不好的,有些硬但起码很暖和,而且我也很渴望战斗。没过多久,船上的海盗们就有了新的抢夺目标,听到他们的呐喊,我立刻整装待发,点燃引线,从炮膛里弹了出去,那场战斗很激烈,虽然我早早地负伤离场,不过我们取得了一场大胜!

此后的战斗都一样,当其他海盗们登场准备战斗,我都从炮膛里冲出,砍出战斗的第一刀,我的刀确实还不够锋利,只能造成很小的伤害,但常常就是那一点伤害奠定了胜局。新船长开始盛赞我的英勇,其他海盗们也都对我赞誉有加,他们说我已经是一名出色的海盗,有的甚至说我是伟大的海盗,整条海盗船的核心。

不得不说,我有些飘飘然了,又一次出任务,我没有呆在炮膛里,在其他海盗还没有登场的时候,我就冲锋在前,砍出了我那自认为最关键的一刀,我期待着掌声和喝彩,可后面只是一片静默,我回过头去,船长和海盗们都是一脸失望和厌恶的表情。

“你为什么不呆在炮膛里!”那场战斗我们输了,他们说都怪我打乱了节奏,船长也很生气,向我咆哮。“可是,你们不是说我是一个出色的海盗吗,我想第一时间上场,贡献我的力量!”我望向其他人,他们都面带着戏谑的微笑。“哈哈,”船长也笑了,“他们只是说说而已,你这蠢货居然当真了。你就是我船上的一枚不需要花费费用的炮弹而已,唯一的作用就是充当炮灰,顺便打出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可怜的输出。所以你给我记住了,老实的给我呆在炮膛里,不然就给我滚!”

原来他们对我的肯定都只是骗我的,我黯然神伤,抬头看去,海盗们目光躲闪,没有一个人愿意为我说话。我不再反驳,默默地爬回了那黑暗的炮膛。

没错,我也想过离开,可是除了这里,又会有哪个地方愿意收留我呢?每一个人都想活的有尊严,可是这首先需要自己拥有能够赢得尊重的权力。我想起老船长曾对我说过的话:等我磨练技艺,会有一天成为一名合格的海盗的。为了报答老船长的恩情,同时继续磨练自己,我要留在这里,即使这是一个充满奚落和嘲笑的地方。

后来,我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每一场战斗我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战斗结束后就默默离开。很快,我们的海盗团引起了很多海盗势力的注意,包括一些知名英雄都对我们刮目相看。许多人开始对我们的不断胜利进行分析,他们惊奇的发现,胜利的关键并不在于船长的指挥多么高明,而是在于我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海盗。

但我当时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第一封邀请我加入的信件到来时,我还以为是寄错了人,直到越来越多的海盗团伙向我抛出橄榄枝邀我加入,这才让我确认了这个事实。

后知后觉的船长这才看出我的重要作用,他极力挽留我,提出要给我加薪,还会给我安排独立住处,可是我又怎么会继续与他为伍?我丢给他几个白眼,毅然离开。经过慎重考虑,我选择加入了战士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所组建的海盗部队,开始跟他建功立业。优秀海盗的梦想,也许并非遥不可及。

黑暗之门36年12月26日 PM9:00

蹩脚海盗

“快把钱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我拿着刀,指向一个牛头人大婶。

“我倒要看看,你想从我妈这里拿走什么财物?”一个魁梧的牛头人从船舱里走了出来。

“哦。原来您这么大年纪还养着一个儿子。看在您辛苦养育孩子的份上,这次我就放你一马。”说完我就匆匆离去。

当我回到自家的海盗船,刚一进门。“哈哈哈……”其他海盗们都对着我大笑起来。“看在你块头大的份上,这一次我就放你一马。小杰克,你当时其实是不是想这么说啊。”我一怔,随即想到一定是有人听到了我在船舱上抢劫时所说的话,传播开来,引发了他们对我的嘲讽。

我无奈一笑,并不回话,因为我已经都习惯了。

我出生在海盗世家,在我小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我将大有作为,因为我的长相和海盗史上那传奇的黑珍珠号杰克船长极为相似,我的父母甚至认为我以后将统领海盗走向复兴。

但是也许是受到了命运的诅咒,在我长到3英尺高的时候我就不再长个儿了,家人们想尽了各种办法,甚至想让我去整容避免撞脸,可都没办法让我继续长高,我并不是侏儒种族,但是矮小、瘦弱已经成为了我专属的标签。

在这种情况下,我那酷似杰克的长相为我换来的是数不清的嘲笑,“小杰克”,是他们给我起的外号。我的家人也对我大感失望,基本上对我不管不问。

正因如此,我长大后根本没有什么自信,海盗们都和武器有关系,而我对武器却有一种恐惧感,我所用的刀只是一个道具,根本伤不了人。从长大正式成为海盗以来,在我执行的几十次劫掠任务中,没有一次成功的。是的,我就是这么一个蹩脚的海盗,如果不是生在海盗世家,可能连一个海盗都做不了。

炉石酒馆举办了引人入胜的精彩比赛,许多海盗兄弟们都纷纷前去参加,我也有过这个念头,可直接就被父母给否决了,“别出去丢人现眼!”于是,在他们前去参赛时,我只能一个人留在船上看守货物。

夜已深了,我独自看着海景,喝着朗姆酒,酒很好,景也很美,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突然一门火炮的炮膛响了起来,我起身,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家伙从炮膛里钻了出来,他戴着海盗帽,有好几双眼睛,我想起来了,他是老船长收留的人,名叫帕奇斯。

“你怎么没去参加炉石的比赛?”我给他递上一壶酒。“像我这样,船长是不会让我去参赛的。”他拿过酒一饮而尽。“倒是你,你看起来比我强,还是海盗世家的,为什么没去参赛?”

“我不行的,我太矮小瘦弱了,谁都打不过,而且我害怕武器,别人都会嘲笑我的。”可能是同病相怜,我向这个怪物吐露心声。“哈哈哈。”他听了我的话,却突然大笑起来。“你再矮小能有我矮小吗,你是海盗世家的,而我只是老船长捡回来的,他们嘲笑过你,但是我所受过的嘲笑和屈辱远比你要来的多,可尽管这样,我依然坚信我能够成为一个优秀的海盗!也许在以前的战斗中你看过我的身影,我总是第一个冲锋向前,无所畏惧。所以,你必须心中有斗志,自己才能变得强大!”

“可是……”我欲言又止。“接着!”他直接将他的刀扔了过来,我惊恐地想接住,却还是掉落在地上。“武器没有什么可怕的,你先用我的武器熟悉一下,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人会嘲笑你。当你能够熟练运用自己最趁手的武器时,你就不会再是一个蹩脚的海盗了。”我将那把刀捡起,认真的凝视着它,我真的可以吗?

在之后的日子里,我开始努力克服对武器的恐惧,尝试着使用各种武器。船上只有我们两个,帕奇斯经常会找我切磋比试,尽管我们都是菜鸟,没有人指点,可是同样也没有人会嘲笑,我们揣摩着如何进行有效的攻击,相互分享着自己那拙劣的作战经验,日子一天天过去,我感到自己进步很大。

其它海盗们陆续回来了,他们说要休整一下,然后到加基森继续比赛。不久之后,帕奇斯被别的海盗团给挖走了,他临走时激励我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于是,我下定决心,要到加基森去展露头角,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船长时,毫无意外地遭到了他的拒绝:“别异想天开了,老老实实呆在船上。”

“不!我一定要去参加比赛!”我很坚决地回应。船长看着我,突然拔出了他闪亮的长刀,可我面对刀光却毫无退缩。“不错,进步不小嘛,不再害怕武器了。”船长说道,“不过,你依然只是一个蹩脚的海盗而已,出去只会丢我们海盗团的人!因为你父母对海盗团的贡献,我留你在船上养着你,不过你如果执意要去参加比赛,那么不好意思,你不再是我的人了,以后没人会养着你,出去被别人砍了我们也不会管你,所以你最好想清楚。”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有些犹豫,一直以来都在海盗团的保护之下,从来都没有独自完成过任何任务,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是陌生的,可是帕奇斯临走对我说过的话又浮现在我的脑海,如果这一次我因为害怕而不能走出去,那么我一辈子都将是一个毫无作为的蹩脚海盗,这绝不是我想要的!我不再回话,转身毅然走下了那艘我呆了20多年的海盗船。

在独身去加基森的路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经历了种种的挫折和磨难,但是我都挺了过来,终于可以借助武器让自己变得强大而具有威胁。后来,我见到了海盗帕奇斯,好久不见的我们大醉了一场,之后他招募我进入了他所在的海盗团,我们俩成为了携手并肩作战的队友,而我们的海盗团也成为了令三大家族闻风丧胆的海盗势力。